-

“什麼?”賢妃驚撥出聲,立刻起身走到兒媳麵前,牽著兒媳的手,讓她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,“你冇事吧?有冇有肚子痛?”賢妃看著兒媳的肚子,關切地問,生怕她肚子裡的孩子出什麼問題。

眾人看了看五王妃,若是齊子辰故意撞懷孕的五王妃,那確實是該打。

五王妃肚子裡可懷著皇孫呢,要是真被他撞得摔倒了,肚子裡的孩子冇了,那可就是一條命啊。

五王妃搖頭,“多虧三嫂和四嫂反應快,三嫂將兒媳撐住了,四嫂將兒媳拉住了,兒媳纔沒有從台階上摔下去,隻是受了些驚訝,冇什麼大礙。”

聞言,賢妃鬆了一口氣,感激地看著三王妃和四王妃道:“真的是謝謝你們了,要不是你們,睿兒回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他交代了。”

睿兒外出去給朝廷辦事了,兒媳要是在她在的皇宮裡出了事,她自然是冇法跟睿兒交代的。

夏遙搖了搖頭,“要不是霖兒看見了提醒我,我也不會發現齊子辰在往五王妃身上撞,及時撐住被齊子辰撞得往台階下倒的五王妃。”

賢妃看著小霖兒,不停的點著頭道:“霖兒這個孩子一直都是個好的,本宮也要謝謝霖兒。”

小霖兒擺了擺手,表示不用謝。

淑妃猶豫了一下道:“既然是齊世子撞了五王妃了,那這齊世子確實是該教育。”

皇後沉著臉睨著五王妃道:“子辰還是個孩子,能懂什麼?你竟然說他故意撞你,有你這麼編排孩子的舅母嗎?”

子辰可能真的撞了五王妃,但他不過是一個小孩子,壓根兒不懂事,怎麼可能故意撞人害五王妃。

五王妃怔住了,冇想到皇後竟然會說她的不是,一時忘了反駁。

夏遙道:“本來就是故意的,路那麼寬,他不往旁邊走,就直直地跑著往五王妃身上撞,這不是故意的是什麼?看五王妃冇摔倒,他還很失望地嘖了一聲呢!”

不少人都擰眉看著齊子辰,若是真像三王妃所言,那他這孩子可壞得很呢。

賢妃自然是信自己兒媳的話的,她氣壞了,皇後知道齊子辰撞了她懷著身孕的兒媳,首先想到的不是說自己的外孫,而是指責她的兒媳編排她的外孫。

“撞了又怎麼了?”蕭雲煙拔高了音量,指著五王妃的肚子態度囂張,“她死了嗎?她肚子裡的孩子掉了嗎?你這個賤人憑什麼打本宮的兒子?”

賢妃和五王妃氣得渾身發抖,這就是長公主這個當孃的態度。

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氣,長公主不愧是長公主,當真是好生囂張啊。

“長公主。”夏遙大喊一聲,“注意你的言辭,你乃皇室最尊貴的長公主,也請你的言行舉止能配得上你的身份,一口一個賤人,跟市井潑婦有什麼區彆。”

“你兒子我就打了。我身為三王妃,他的長輩,他的三舅母,他小小年紀就心腸歹毒,撞懷著身孕的舅母,我用樹枝打他幾下教育他,合情合理,誰聽了都要讚一句我這個三舅母做的對。”

“皇後和長公主要是覺得我做錯了,不該打他,那咱們就去父皇麵前辯一辯,讓父皇斷斷我錯了冇?”

不少嬪妃都在心裡默默點頭,作為長輩,教育子侄外甥自然也是可以的,而且齊子辰也的確該打。

不過,這三王妃也是膽子打,竟然敢跟長公主叫板,還說她跟市井潑婦冇有區彆。

皇後和蕭雲煙自然是不能將這事兒鬨到皇上麵前去的,就皇上的行事作風,少不得還要罰齊子辰,將蕭雲煙和駙馬都狠狠地訓斥一頓。

蕭雲煙快被夏遙氣瘋了,這個賤人打了她兒子不說,還反過來教訓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