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麒麟老祖看了一下冇有說什麼。

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數,寧凡的身後自然有人,自己不用過多的去乾預。

在未來一撇中,似乎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萬族共存的景象。

“各位前輩,多謝了!”

“無妨。”幾人點點頭,各自離去。

風翎韻驚訝的問:“小凡,你現在我都......”

現在風翎韻看著寧凡,就好像是看著一團霧一樣,根本看不到其他的。

隻能說寧凡再次上升了一個新的高度。

“進階了,應該可以戰勝一些老傢夥。”寧凡握了握拳頭。

“太好了!”

風翎韻很開心,但她覺得自己似乎有點開心過頭了。

不好意思的低著螓首,不敢再去看。

寧凡道:“走吧,我們去找秦族的人,統一人族,在這虛無之地迅速建立屬於我們的地盤,應對主宇宙浩劫降臨。”

“嗯!”

韓天得知寧凡要去找人族,詫異的問:“兄弟,你彆說你要統一人族?”

“嗯,有何不可?”

“倒是可以,但就算是人族統一,但想要對抗萬族,還是很難的,可以說根本冇有機會。”

勢力太過於懸殊,人族要對抗一個種族還好,可是麵對的是萬族,不說強者的多少,就算是比人數。

人族如今全部能夠戰鬥的人加起來,還不足以萬族一個據點呢。

寧凡點點頭:“這倒是,但是也有的發展不是嗎,難道讓我去找萬族合作?”

“也是,你冇得選!”

“是的,所以你呢,要繼續一個人,還是跟著我一起去找人族?”

這個韓天不簡單,這傢夥多少是有點閒雲野鶴那意思,隻要對方不是萬族的人就可以利用。

韓天想了想,說:“算了,跟你吧,一個人怎麼說也不好修煉,跟著你多多少少還能夠弄到一些修煉的資源。”

“嗯!”

當初寧凡在秦鬆的身上留下了氣息。

於是雙手掐訣,一隻半透明的紙鶴出現,朝著一個方向飛去。

寧凡幾人迅速跟著上。

大約七天的時間,寧凡來到了一片漆黑的山脈,這裡彙集著各種混亂無比的規則。

擁有很強的壓製力,強者想要進入還真的難,也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人族纔會選擇這裡躲避。

隻要自己能夠涉足的地方,敵人來的人頂多就是跟自己持平的修為可以一戰。

紙鶴飛去,寧凡施展陰陽眸看到一些普通生靈難以看見的東西。

“兄弟,這是虛無之地十大禁區之一啊,你確定要進去嗎?”

“你說說看!”

虛無之地地域廣闊,但也是有邊境的,比如這裡,就是極南之地的墜仙山脈。

曾經是一片淨土,但是因為大戰,導致規則混亂,隨時都有可能遭受到規則的轟殺的。

“原來如此,冇事,我們進去看看!”

韓天有點害怕,躲在寧凡身後。

對此,寧凡冇有說什麼,這傢夥還不至於對自己動手吧。

如果真的動手,那他就是在找死,時光之城中的幾位前輩可是隨時都在做好出手一擊必殺的準備。

陰陽眸看到一道痕跡,那應該是人族留下的禁製印記。

一旦有人經過,就會處罰警報。

寧凡走了進去,直接朝著可能藏身的地方遷移。

與此同時,在一處山脈中的山洞裡,秦鬆頓時睜開眼睛,說道:“趕緊走,萬族的人來了。”

一群人隨即變得驚慌失措,他們剛剛被先祖營救出來,可不想在被抓住了。

秦鬆感受到自己路上佈置的禁製被快速的破壞,而且所來的方向正是自己所在的方向,而且速度極快。

“完了,對方絲毫冇有收到墜仙之地規則的影響。”

秦鬆感受到人已經來到了外麵。

“各位,已經走不掉了,我們不能再拖秦族的後退,我會殺了你們,然後自殺......”

這是秦鬆的決定,不可能在被活捉,然後再次讓自己先祖們落入危險當中。

“秦鬆前輩,是我!”

正當秦鬆要動手的時候,寧凡的聲音浩浩蕩蕩的傳來。

秦鬆對於這個聲音太熟悉了,可不就是那個來自主宇宙的年輕人嗎。

內心還是保持著半信半疑。

咬咬牙,秦鬆還是將自己的意念釋放出來,形成一個虛影出現在寧凡三人麵前。

寧凡道:“不用這麼警惕,你沿途佈置了一些小禁製除非是人族,萬族可很少有人會這個。”

見到是真的寧凡,秦鬆吐了一口氣,道:“見過小兄弟!”

“不用客氣,我想跟你談談。”

“好!”

忽然,四麵八方湧來數道氣息,萬族的人來了。

寧凡無動於衷,平淡看著這些人。

五個宇神帶隊,將這裡團團圍住,其中一生靈冷笑:“哼,終於找到你們了。”

“人族,現在自廢修為吧,不要讓我們動手。”

秦鬆的修為雖然是宇神,但被萬族抓住後,導致現在修為還冇恢複,堪堪隻有宇帝的戰鬥力。、

那麼寧凡是剛晉級的宇神,韓天也是一尊宇帝,風翎韻隻有宇皇。

萬族可是有著五位宇神,對付寧凡等人還不是輕而易舉嘛。

秦鬆的臉色僵硬起來,他不知道萬族這一次派來墜仙之地的人會是五尊宇神。

而且不遠處空間中似乎還隱藏著什麼恐怖存在。

“真是麻煩!”

寧凡凝眉下,一步踏入虛空當中。

五尊萬族宇神瞳孔收縮,看向四周:“人呢?”

不遠處,虛空中傳來振動,一道道恐怖的殺伐氣息逸散。

“難道......”

他們意識到一件事,寧凡消失不是逃跑,而是主動去找萬族的隱藏的強者開戰。

果不其然,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。

寧凡走出了虛空,手中提著兩顆人頭,眼光冷冽的看向這邊。

萬族幾人目瞪口呆,那兩顆人頭不就是他們這一次的兩大主力嘛。

就......這麼被殺了?

那個年輕人族,以宇神初期的境界斬殺了兩尊宇祖強者。-